我们可以看到最后推进注册制亦是通过试点方式仅在科创领域推出,因此对主板存量影响相对较小,是明智的破局之道。而市场上一些刘士余的批评者只是不停的强调一些大而化之的“政治正确”的话术,例如注册制和市场化,强调似是而非道理的背后是对休克疗法的代价的无知,改革从来都应该是循序渐进的。而且我们可以看到就算是IPO常态化这一明确的市场化改革方向,就让刘士余承受了那么巨大的压力。批判总是简单,建设才是不易。

在刘士余的努力下,A股的直接融资市场的功能逐渐恢复。2017年年末的十九大报告亦提出:深化金融体制改革,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,提高直接融资比重,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。